说起夜空,很难避开过度诗意的陈词滥调,但事实上,太阳和银河系之间错综复杂的舞蹈已经使我们着迷上千年了。


尽管如此,除非你是一个天文学家,或者特别关注自己的星座,否则你可能不会每天思索星体的运动,特别是当它们经常被隐藏在橘色光晕或繁华城市之后。不过,天体运动还是决定了一件对每个人都重要的事情:时间。

毫无疑问,我们对钟表匠一无所知,就像我们渴望地凝视夜空一样。钟表匠需要多年的精心微调和扎实工作来创造一件天文杰作。当然,像这些向星空致敬的钟表也绝非罕见,以下是一些我们认为最优秀的款式。

A. Lange & Söhne Richard Lange Perpetual Calendar 朗格万年历腕表 Terraluna


朗格能在天文腕表世界中保持沉着。事实上,Terraluna和朗格系列其他古典优雅的腕表外观相同。这个腕表你可以看到小时、分钟、秒、星期、日、月——所有你每天需要的资讯。然而,这只已经非常出色的腕表,翻过来后会更让人叹为观止。

表底有一个天体盘,连同地球和月亮,而不是一个错综复杂的旋转运动。随着星球的转动,它的卫星也会跟随,这不仅显示了月球相对地球的位置,也表示了它的相位。不用说也知道这只腕表很漂亮,但是要设定它会有一点不方便。幸运的是,只要你保持为它上发条,你在未来的1058年也不需要再调整它。

Van Cleef & Arpels Midnight Planétarium梵克雅宝午夜天象仪


许多梵克雅宝的腕表都以夜空为主题,特别是她们的诗意愿望(Poetic Wish)系列。然而,这些腕表大多数都以夜空为背景,也许是对星空的眷恋。午夜天象仪并没有辜负名字的寄望,将天体星球放在正前方。

这款腕表以二维太阳仪为主要设计,它的表盘展示了整个由半宝石组成的太阳系,清晰标记各个星球。这个复杂的过程,实际上是由天文腕表大师克里斯蒂安·范德克劳(Christiaan Van der Klaauw)设计的,梵克雅宝负责把它实现。以一个万年历和腕表背面用来匹配行星的图标来收结,这是对天文学浪漫一面的一种炫目的致敬。

Christiaan Van Der Klaauw CVDK Planetarium克里斯蒂安·范德克劳 CVDK天象仪


考虑到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的午夜天象仪是范德克劳(Van der Klaauw)专门为这家珠宝商制作,我们给他自己个人的作品一个排名也不过分,尤其是他就是天文腕表界最重要的名字。就算天文腕表只是一个小行业的小领域,但是说范德克劳是流芳百世的大师依然合理。你也很难只提及大师的其中一件杰作。

CVDK天象仪可以说是工作室的顶峰工艺。位于腕表上六点钟位置的天象仪,虽然是全世界最小的,但是依然可以清晰的展示太阳系。这个标志的简约风格与围绕它的星星背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使十二点钟位置的万年历相形见绌。如果哥白尼要戴腕表,他一定会选择CVDK天象仪。

Greubel Forsey 高珀富斯Quantième Perpétuel à Équation


简单的东西,高珀富斯不做。毕竟,当你最基本的腕表是一项陀飞轮上的专利时候,你会有更高的期望。高珀富斯将六个主要的发明融合进一个更加令人眼花缭乱的复杂收藏中,让品牌达到了制表业的高峰。除了完全离开大气层之外,高珀富斯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这款腕表没有繁星,也没有星球。事实上,乍一看,这款腕表没有什么具美感的天文设计。相反,重点都是在技术细节上,以及时间方程的精确意义。它实际上告诉你的是时间的误差,由太阳实际和假设位置造成,假设每个24小时的中午都是相同。这个对你有作用吗?应该没有,除非你在美国太空总署工作。那么它是不是工程技术最优秀的腕表?绝对是。

Ulysse Nardin Moonstruck雅典 月之狂想


雅典透过赞助数之不尽的游艇活动,把自己的品牌和游艇变得密不可分,但她们在内心深处是一家高级钟表学的品牌。他们是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上的常胜将军,这比任何东西都更有说服力,而且他们的外观和机械设计往往令人叹为观止。举个例子:月之狂想。

当大多数的天文学难题都埋在夜空深处的时候,月之狂想却往地球看——更确切地说,是在腕表正中间手绘的地球。太阳和月亮都在表盘的边缘、潜水深度计之上,围绕着被月相位指示器精确地表示出来的地球而行,这把我们带回启蒙前的思想。月之狂想的设计简单而且容易理解,这是一个以地球为中心观点的复杂天文现象。

作者Sam Kess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