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不同方面的经济危机的涌现,连全球最菁英的消费者都在预留现金。不难估计,奢侈品牌会更小心翼翼地发布任何太特别的东西。

如果情况真的是这样,就需要有人提醒手表行业了。即使它仍然是奢侈品中最健康的一环,他们也应该感到警惕了吗?根据我们的的经验,2017年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尽管今年还只是过了几个月,但已经有5块手表超越了1000万元关口。

事不宜迟,让我们来介绍这些价值1000万元的时计。

高珀富斯大自鸣腕表Greubel Forsey Grande Sonnerie


一只高珀富斯Greubel Forsey的手表从来不容易买到。即使他们的摆轮腕表Balancier—一块并不真的搭载复杂功能的手表,也定价极高(可以参考《超跑价钱的手表》一文 )。因此,也许要待收入大幅增加时,才能考虑他们另外一些具有复杂功能的作品。

虽然这是高珀富斯的第一件同类型的作品,但对于这个机芯生产速度惊人的品牌来说,这并不完全出乎意料。大自鸣腕表Grand Sonnerie不仅仅是一块三问表(一个「响闹装置」),每过去一个小时,它也会提醒你,而且还会每十五分钟发出钟声。尽管它的声响不小,但你也不用担心,因为它也可以调至静音,让你度过宁静的晚上。当然,手表还配有高珀富斯的倾斜陀飞轮。如果连这也只是一个额外的部分,可想而知大自鸣腕表是非常特别的。

理查德米勒 Richard Mille RM 50-03


理查德米勒 Richard Mille是最顶尖的腕表制造商之一;而迈凯伦(McLaren)就是世上最高性能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当它们放在一起时会发生什么?答案就是RM-50-03—世上最尖端的手表。

这简直是一场赛车工程,迈凯轮绝对能轻易作出素质保证。表壳由专利研发的碳纤维复合材料制成,而机芯也被镂空成只有一英寸的骨架,里面的所有材料都是超轻的。事实上,这款手表—连同表带在内,整体重量才不到40克,是有史以来最轻的机械计时表。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制作过程运用了石墨烯—一种只有一个原子厚度的材料。它已经超过了一块时计,毕竟这是理查德米勒的作品。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交响乐大自鸣1860 Vacheron Constantin Les Cabinotiers 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 1860


由于这是目前为止设计最精妙的手表之一,因此难免同时会有两块大自鸣腕表在这个千万元的列表中榜上有名。这一块手表来自世界上最古老而仍在运营的制表师—江诗丹顿。

我已经解释了什么是大自鸣手表,所以我不会重复太多。这块巧夺天工的时计,被包裹在一个典型的江诗丹顿风格的表壳中。连同机芯在内,整块手表的制作时间超过500个小时,需要实实在在的花上超过20天。得益于大自鸣手表的安全性设计,这块时计还具有防撞功能。

爱彼 Audemars Piguet Diamond Outrage


这块手表的名字的确符合它的外型。爱彼Audemars Piguet在2017年最引人注目的表款是这头布满钻石尖峰的怪物,而不是标志性的皇家橡树(Royal Oak)系列的强悍八角形手表,或高科技的 三问表。这块手表外型带点威胁性,同时也富有观赏性,它也是爱彼在高级珠宝方面的一个跃进。

它可能看起来像一只巨型的手镯,而且也可以说是一只能报时的手镯。打开钻石盖子便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八角形表盘,以及上面的时针和分针。如果白色的钻石还不能让你折服的话(毕竟它们能割开任何东西),那Diamond Outrage还有蓝宝石的版本。无论你选择哪种颜色,这块手表上也镶上了总共65克拉的宝石。也许这并不是爱彼旗下的最著名的作品,但已经足够让许多高级珠宝品牌羞得低下头来。

江诗丹顿阁楼工匠天体超卓复杂 Vacheron Constantin Les Cabinotiers Celestia Grand Complication


在一般情况下,我们会避免在同一篇文章中重复展示同一个品牌;但公平地说,当我们谈及这一水平的腕表时,情况会有所不同。到底世上还没有一大堆价值上千万元的手表。而不管你从什么角度看,这块手表都是非常特别的。江诗丹顿就是懂得如何制造非凡的时计。

这款独一无二的手表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手表之一,它融合了不少于23种高端技术,这些技术主要集中在天文功能上。江诗丹顿花了5年的时间来开发这块手表,它的机芯包含了 514个独立的零件。将恒星、太阳和民用时(civil times)等指标都设置在同一个装置上,是一项相当艰巨的任务。相对来说,要把它随身带着却相当容易,因为它有三个星期的电力储备。到目前为止,天体还是今年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款手表,而我不认为短时间内会有其他手表能超越它。

作者Sam Kessler